2004年出现的雾霾 我们为何6年前才知道?
作者: 时间:2020-08-08

(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综合报导)今年最强雾霾持续笼罩大陆多地,5亿中国民众难逃“此劫”。对于众多中国民众而言,“雾霾天气”已经成为一种常态,那幺“雾霾”到底是如何进入大众视野的呢?

事实上,早在2004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Terra卫星拍摄的图像就已显示,整个华东地区上空笼罩着浓重的雾霾。这一现象令众多西方国家紧张,因为这让他们想起了半个世纪以前,洛杉矶的光化学烟雾事件以及伦敦的烟雾事件。而在此时,中国人根本没听说过“雾霾”这个词。

2004年出现的雾霾 我们为何6年前才知道?
2004年,NASA拍摄的图像(网络图片)

2005年,国内媒体报道里开始出现“雾霾”二字,但只是在专家报道中一带而过,并且与“强对流天气”、“龙卷风肆虐”放在一起。而根据财新网2015年的一篇报道,中国气象局国家卫星气象中心首次回溯中国雾霾的发展情况和演变特征发现,2005年开始,中国主要的经济区域雾霾污染出现快速增长。

2006年,NASA拍摄的图像显示,华北地区被雾霾遮盖住了地表,连带着渤海地区也是完全深陷在其中。而国内媒体则把雾霾当作“罕见大雾”报道。

2007年,全世界人民都在讨论中国人每天吸毒。而中国不少地区仍把阴霾天气现象并入雾一起作为灾害性天气预警预报。也在这一年,百度词条首次出现了“雾霾”一词。

2008年,四名美国运动员,戴着口罩到北京参加奥运会,被中国媒体一顿怒骂。人民网发表文章说,这些运动员“脑子进水了,才会做这种不可思议的蠢事。”新华网则说“经过多年治理,北京的空气质量已经大为改善”,“能见度降低,许多人就认为空气质量有问题,但我们清楚,那其实不是污染,是雾,一种自然现象。”最终,这些美国运动员向北京奥组委递交了道歉信。

2004年出现的雾霾 我们为何6年前才知道?
美国运动员,戴着口罩到北京参加奥运会(网络图片)

2009年,美国大使馆开始通过衡量使馆馆区内的PM2.5悬浮颗粒监测空气质量,为美国驻京外交人员提供健康方面的资讯。根据维基解密公布的外交电报显示,中国官员针对此事,私下向美国驻华大使馆递交抗议。

2010年,新华网开始提醒公众雾霾可能造成健康威胁,但措辞谨慎,其实说的是雾的危害。同年2月,NASA拍摄的图像显示,此番雾霾影响之大,贯穿了从北京到中国南部地区,而向东延伸到了朝鲜半岛。

2011年,潘石屹公布了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空气测量数据。该数据与中共当局公布的数据存在的巨大差异,引起舆论哗然。中国民众宁可相信美国大使馆,也不相信中共当局,纷纷指责当局信息造假。而这次风波更引发中国外交部的抗议,指责美国公布中国的空气数据是“干预中国内政”,沦为国际笑柄。

2012年10月,NASA拍摄的图像显示,雾霾已经成为一种惯性,每年按照同样的路径出现在中国,从北京南下到黄渤海之间的平原地区,永远都是雾霾的高发地。也是这一年,pm2.5终于纳入了中国的空气质量指标。

2013年,东北三省在供暖季,出现大规模严重的雾霾天,严重到进入了百科词条,pm2.5突破了1000g/m,封城3天。

2014年,北京市长王安顺声称,北京会投入7600亿来治理雾霾,还说出了那句流传至今的“2017年实现不了空气治理就‘提头来见’”。如今,2017年即将到来,雾霾天气仍然愈演愈烈。

2004年出现的雾霾 我们为何6年前才知道?
柴静自费拍摄《穹顶之下》(网络图片)

2015年,原央视主持人柴静自费百万元人民币拍摄《穹顶之下》,揭露中国严重的雾霾天气。该片上线后,短短两天之内创下2亿多次的点击率。不过,上线不到48小时,该片即遭中共宣传部门封杀,柴片及相关报道、评论、讨论等,立即从网络上淡出、消失或被冷藏。讽刺的是,同年12月,北京第一次发布了空气污染红色预警。

2016年,国际学术期刊《微生物组学》(Microbiome)发表的研究论文证实,北京空气污染程度已经达到暗藏“超级细菌”。而北京市则在今年5月,明确将霾列为“气象灾害”。

早在1999年,《北京晚报》曾引述时任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表示,针对大气污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而时任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解振华则声称:“不能让污染严重的北京跨入21世纪,国务院将专门审议北京市治理大气污染的目标和对策。”

着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评论指出,短短17年间,中共当局对雾霾的态度,从“绝不让污染的大气进入新世纪”,再到如今将雾霾定性为“气象灾害”,足以证明中共政治从“口头责任政治”变成“无责任政治”。